彩神

看扬州司法:凿凿错案,申诉五年遭遇推诿打太极【转帖】(转载)

时间:2019-06-30 23:05来源:彩神8官网作者:彩神x网站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前言:证据是核心,事实为依据——此乃断案的基本法则。如果将证据和事实予不顾,违背案情的客观真相,任凭主观加任性,必然炮制出冤假错案。下则错案,便是范例——】

  申诉状

  我是原告曹銮,男,1968年7月21日出生。2004年我与妻子一同进入江苏捷凯电力器材有限公司上班。公司创建于1976年,1993年组建成立省级企业集团,2005年经深化改制后成为民营股份制企业。现注册资本8000万元,资产总量2.3亿元,占地面积20万平方米,员工600余人,系国家中型二档企业。

  我在公司里从事高温铸造浇注工作,系特殊工种。收入稳定,在不加班的状况下税后月工资三千多元,连同加班正常月工资均在四千元以上。

  我一家四口人,我、妻子、长女(2000年2月19日出生)、次女(2006年12月26日出生),共同生活在公司所在地——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仙女镇。

  2011年7月22日,一场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打破了我一家人宁静安详的美好生活。一纸法院枉法裁判的判决书,雪上加霜,更是将我从肉体伤害深入到精神摧残!

  由于法官的霸道任性,竟然罔顾事实、抛弃证据、暗箱操作、一味偏袒肇事方(被告),枉法作出“拦腰斩半”赔偿的判决!

  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2014)扬江民初字第0046号民事判决书第三、第四页载明——

  “经审理查明:
  2011年7月22日9时10分,被告朱顶礼驾驶苏KXJ760号二轮摩托车由南向北行驶至江都区仙女镇砖桥凌郭公路,偏至道路西边,与站在路边的原告曹銮发生交通事故,致原告曹銮受伤。本起事故经公安机关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朱顶礼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曹銮不负事故责任。
  2011年7月22日交通事故发生后,原告曹銮因伤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2011年8月8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左内踝骨折伴脱位、左腓骨下段骨折、鼻部外伤。医嘱建议为休息五个月、卧床三个月、石膏固定四周、加强营养护理等。2011年9月21日,原告曹銮因取内固定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2011年9月26日出院。医嘱建议为注意休息等。2011年11月3日,原告曹銮再次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入院诊断为:椎基底供血不足、高血压病(高危组)、急性胃炎、左胫腓骨下段骨折内固定术后。2011年11月16日出院,出院诊断为:椎基底供血不足、高血压病(高危组)、急性胃炎、左胫腓骨下段骨折内固定术后。2013年5月26日,原告曹銮因行内固定术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2013年7月1日出院。医嘱建议继续休息两个月等。此外,原告曹銮还在该院和本区砖桥中心卫生院进行了门诊治疗。2013年11月25日,原告曹銮伤情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其结论为:被鉴定人曹銮,因交通事故致左胫腓骨下段骨折伴左踝关节脱位,遗留左下肢功能丧失10%以上,构成十级伤残。建议休息期为360日,营养期为90日。”

  综上可见,事实清晰明了,归纳如下:

  第一次入院治疗:2011年7月22日交通事故发生后,原告曹銮因伤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开刀手术,在患者腿内埋入固定钢板,外部石膏固定,2011年8月8日出院。

  第二次入院治疗:2011年9月21日,原告曹銮因取内固定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2011年9月26日出院,开刀手术,取腿内固定钢板螺丝。

  第三次入院治疗:2011年11月3日,原告曹銮再次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2011年11月16日出院,治疗次生伤害,椎基底动脉被撞坏引起供血不足,导致高血压(高危组)头晕,呕吐等诸多并发症。

  第四次入院治疗:2013年5月26日,原告曹銮因行内固定术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开刀手术,取出腿内固定钢板,2013年7月1日出院。医嘱建议继续休息两个月等。

  2013年11月25日,原告曹銮伤情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其结论为:被鉴定人曹銮,因交通事故致左胫腓骨下段骨折伴左踝关节脱位,遗留左下肢功能丧失10%以上,构成十级伤残。

  2013年12月25日,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2014年1月24日,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由审判员朱俊钦独自开庭进行了审理。

  2014年2月18日,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下达(2014)扬江民初字第0046号民事判决书。

  法官有权就是任性,可以垄断法律“解释权”,可以抛开证据,可以不顾存在事实,还可以将被抚养人年龄篡改进行随意计算。如此这般,一件由朱俊钦法官独自审理而炮制的错案便理所当然的产生了:

  一、“误工费”被狂砍3倍!在岗职工被认定为无固定收入。

  “经审理查明:
  2011年7月22日交通事故发生后,原告曹銮因伤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
  2013年5月26日,原告曹銮因行内固定术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2013年7月1日出院。医嘱建议继续休息两个月等。
  上述事故发生后,曹銮处于连续治疗状态并于2013年11月25日进行了伤残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0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后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根据这一规定,误工费赔偿金额的计算,可以表述为:

  交通事故误工费按照医院开具的休假证明和单位开具的误工证明来计算具体误工天数,然后结合劳动合同,工资收入证明以及个税完税证明等计算误工期间的总收入损失。 一般以事故发生前三个月的平均日工资来计算。

  固定收人误工时间一般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但受害人因伤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故误工时间的计算分两种:

  1、受害人因伤住院或在家休养但未定残的,误工时间根据病历本或住院小结中医嘱的休养时间为准,从交通事故发生之日计至休养终结之日。

  2、受害人因伤住院并定残的,误工时间从交通事故发生之日计至定残日前一天。

  ①本案误工时间计算——

  定残日前一天(2013年11月24日)-交通事故发生之日(2011年7月22日)=2年4月2日。

  换算成天数为:720天+120天+2天=842天。

  应当肯定的是,在这842天之间,患者因为腿内有钢板固定物,处于连续治疗状态,根本不可能从事任何工作,只能误工。

  ②本案误工收入计算——受害人曹銮向法院提供了其出事前的3个月,由单位出具的完税后职工工资单证明,(其平均工资月收入为3798.33元,而据江苏省统计局公示《2012年江苏省分细行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制造业”在岗职工平均年收入为42096元,这与受害人曹銮实际收入相仿。

  由此,应得出误工费赔偿金额98457元(842天×42096/年÷360天)。

  令人不可置信的是,朱俊钦法官脑洞大开,除了将误工天数自定为418天,竟主观采取将受害人误工收入纳入无业人员类别计算,赏赐误工费33068元(418天×28480/年÷360天)。

  仅此误工费一项,便剥夺受害人应得赔偿金65389元!
  仅此误工费一项,便剥夺受害人应得赔偿金65389元!
  仅此误工费一项,便剥夺受害人应得赔偿金65389元!

  二、“被抚养人”年龄被篡改,“生活费”随意算。

  受害人提供的子女身份证显示:其长女2000年2月19日出生,次女2006年12月26日出生,长女大次女6岁。

  不满18周岁的被抚养人

  被扶养人生活费=受诉人民法院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或农村人均年生活消费性支出×(18-实际年龄)÷对被抚养人承担扶养义务的人数×伤残赔偿指数

  本案按法定计算公式应为【(18825元/年×5年+18825/年×11年)÷2×0.1】
  被抚养人生活费应为:15060元。

  且看,朱俊钦法官是如何计算的:被抚养人生活费16001元【(18825/年×5+18825/年×7÷2)×0.1】

  可见,多算了941元。关键是:

  ①计算方式未按法定公式计算,随意多算或少算;

  ②被抚养人长女按5年计算,次女按7年计算,如此,次女只比其姐姐小2岁,可实际却是次女比其姐姐小6岁。计算时,年龄明显误差少算4年!

  三、“医疗费”遭遇缩水三分之一。

  朱俊钦法官为了将“人情案”坐实,全然不顾客观事实,发挥“鸡蛋里挑骨头”功夫,从患者的第三次入院治疗:2011年11月3日,原告曹銮再次入住扬州市江都区人民医院进行治疗,治疗次生伤害,椎基底动脉被撞坏引起供血不足,导致高血压(高危组)头晕,呕吐等诸多并发症,在医院诊断中发现有一项为“急性胃炎”,便主断的认为“该期间治疗与其因交通事故致伤情无关联性。”

  当原告按医院解释“左胫腓骨下段骨折内固定术后”便是因交通事故造成后遗症状,并提供了事故前由单位统一进行的《职工健康检查表》,以证明事故前无任何病症。

  朱法官恼羞成怒,挥手叉腰,恫吓道:再不服,就把你抓起来!俨然一副黑社会大佬做派。

  于是,堂而皇之的将此次住院治疗费6772元,从医疗费总计18525中剔除。竟然连“误工费”也随之无效,实在贻笑大方。

  因此,“医疗费”被缩水三分之一,6772元化为灰烬。

  四、“交通费”被大笔一挥,按零头计算。

  受害人提供了汽车票、出租汽车票等正式票据计1320元,并说明了用途。朱法官一句:哪来的这么多?不容置否的大笔一挥:300元可以了。

  这哪是断案?分明就是随心所欲而为之。

  仅“误工费”、“医疗费”、“交通费”三项便被朱俊钦法官枉法裁判,野蛮、霸道、黑吃去7.3万元。使受害人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践踏。

  这七万多元昧心财,不知受益人(肇事者)分给朱法官多少羹?“雁(案)过拔毛”之潜规则,朱法官自然不会拱手相让的。有道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因不服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2014)扬江民初字第0046号民事判决书。受害人曹銮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2014年3月28日,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由柏鸣法官主审。

  此案的判决如此荒诞,如此漏洞百出,枉法裁判的迹象如此彰显,相信扬州中院的柏鸣法官一眼洞穿,于是柏鸣法官未审之前便将打印好的撤诉单交予上诉人曹銮,连哄带吓的说道:只有你签字撤诉,可多判给你赔偿,不签字不撤诉肯定判的少(有电话录音作证,光盘已交扬州市检察院控申处可查)。

  这不是忽悠人吗?既然撤诉,岂不是承认一审判决错案生效吗?又怎会多判赔偿之说?

  上诉人曹銮严正拒绝了扬州中院柏鸣法官的无理要求,其结果毫无悬念的得到了扬州中院(2014)扬民终字第0602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如此,由一审法官朱俊钦一手操办的错案,一路错到底——

  江苏省高院再审承办人丁浩:维持原判;
  扬州市检察院民事监督扬检控民受(2015)62号予以受理,扬检民(行)监(2015)32100000031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

  凿凿错案,一路绿灯放行。那么在此请求扬州司法界大佬们如实解答以下几点错案根由:

  错点之一,“误工期”418天依据在哪?2011年7月22日,交通事故发生之日,受害人入院治疗,在受伤腿内植入固定钢板,于2013年5月26日第四次入院开刀取出腿内的固定钢板,2013年7月1日出院,医嘱继续休息两个月。这充分证明,至少从2011年7月22日至2013年5月26日,这664天期间,患者腿内都是遗留着固定钢板,怎么能够参加工作,不就是误工吗?

  错点之二,“误工收入”为何认定受害人属于无固定收入?受害人曹銮向法院提供了江苏捷凯电力器材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劳动合同书、证明、出事前三个月单位工资表(月平均工资为3798.33元)等有效物证,充分证明从2004年,曹銮进入江苏捷凯电力器材有限公司直至出交通事故前,一直是该单位职工,并有稳定收入,为什么一审法官朱俊钦罔顾事实、捏造假象,其居心何在?

  错点之三,“被抚养人”年龄怎可随意更改?身份证显示:受害人曹銮其长女2000年2月19日出生,次女2006年12月26日出生,长女大次女6岁。可在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时,次女仅比其姐姐小2岁,而不是小6岁,却被无端减去4岁,如此疏忽难道也是合法的?

  错点之四,受害人曹銮第三次入院治疗(2011年11月3日入院,11月16日出院),明明是在受伤期内,造成次生伤害,椎基底动脉被撞坏引起供血不足,导致高血压(高危组)头晕,呕吐等诸多并发症,而受害人曹銮也提供了事故前由单位统一进行的《职工健康检查表》,以证明事故前无任何病症。对于上述客观原因所形成,为何一审法官朱俊钦却视而不见,采取野蛮、强权、蓄意作出有违常理的悖论,进行虚假描述,混淆是非,枉法偏袒之心昭然若揭!

  综上,本案错点,敬请扬州司法界大佬们切忌盲人摸象,尊重证据,尊重事实,公平公正对待每一件案件,还法制一个纯净。

  2018年4月10日,受害人曹銮去南京将《申诉书》面呈中央巡视组。后由中央巡视组转地方交办。

  2018年7月份,扬州市江都区法院一审接巡审承办人张双林法官打电话让受害人曹銮将《申诉书》复印交给他。后又吩咐该法院成芳法官办理,而成芳又让受害人曹銮打该法院殷庭长电话。最后殷庭长说等他查查看给予答复,至今杳无音讯。

  从错案判决书下达之日,近五年来,受害人电话加走访申诉不下百次,真实感受到,纠错确实比登天还难!

  正如扬州市检察院控申处茆小松接访时所说“案子错不错,得由法官说了算,什么二审、检察监督都是走程序而已。比如法官判了1+1=5,那就是5,谁会帮你去进行计算加以纠正?”

  殷切期望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尽快入驻江苏省,殷切期望中央巡视组“再回头看”巡视江苏省,加大力度整治江苏省,特别是扬州市的司法腐败,彻底清除司法界的毒瘤,还人民大众一个朗朗乾坤。

  本篇所有表达,均实事求是,本人愿承担所有法律责任。

  申诉人:曹銮 电话:15152757684

  呈送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委员会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
  最高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法院

  2019年4月27日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遭遇 转帖 凿凿

彩神_彩神官网_彩神登录网址

Copyright © 2002-2019彩神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彩神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